微信公众号
请扫码关注
首页 ›  信息服务  ›   粮油期货
国内外均处去库存阶段 国内三大油脂价格重心上移
国内外均处去库存阶段 国内三大油脂价格重心上移
时间:2021-04-25    来源:期货日报

      近期三大油脂价格中枢出现大幅上移,出现高位振荡的格局。截至21日盘收盘,棕榈油主力合约2109上涨4.41%收报于7432元/吨,豆油主力合约2109上涨2.91%收报于8488元/吨,菜油主力合约主力合约2109上涨2.71%收报于10608元/吨。夜盘开盘之初,棕榈油依旧强势上行,豆油、菜油也出现一定的上涨。

      “近一周油脂板块整体大幅反弹,主要受外围马棕油及美豆、美豆油带动。”五矿经易期货分析师周方影介绍说,据数据显示,4月1—20日马棕油产量较上月基本持平,而出口环比增加12%,库存重建仍需时日。同时,美豆及美豆油低库存,也为其他油脂价格带来溢出效应。品种间表现为棕榈油与菜油、豆油的价差持续走高。国内三大油脂跟随外盘走高,不过主力基差继续高位回落,说明现货供需仍相对宽松。

      据新湖期货分析师陈燕杰介绍,4月国内油脂库存继续下降至历史几乎最低水平,但现货基差开始走弱,且预期多已明确,短期国内油脂走强主要的驱动可以认定为外盘植物油。

      “MPOB3月报告兑现后,国内外油脂盘面一度止跌并小幅技术性反弹,毕竟国际植物油当前供需仍非常紧张。此后,马棕4月出口数据持续偏好开始为盘面注入利多。截至4月前15日及前20日的马棕出口船运量环比在10—15%。对比往年出口环比增幅明显偏多,虽然4月后10天出口环比数据仍会变化。此外,4月马棕产量预估暂时也没有看到增长迹象。SPPOMA预估4月前20日西门南部产量环比下降0.1%,但还需MPOA4月前20日产量数据对预期的确认。因此,4月马棕产量及出口预期目前利多,应该是短期国内外植物油上涨主要原因。上涨能否持续,取决于4月底的马棕库存预期。”陈燕杰说。

      事实上,近期油脂品种出现了高位振荡的行情,对于造成其宽幅振荡的原因而言,周方影认为,目前油脂板块处于强现实与弱预期的博弈阶段,强现实之下价格有支撑,但弱预期又限制涨幅,因此呈现高位振荡行情。

      “价格从来都是供需共同作用的结果。现阶段国内外油脂整体仍处于低位去库存阶段,基本面支撑依然较强。一方面,国际油脂库存处于低位。一季度马棕产量366万吨,同比减少20万吨,较五年均值减少66万吨;一季度马棕出口302万吨,同比减少45万吨,较五年均值减少100万吨;3月底马棕库存144万吨,同比减少30万吨,处于历史同期最低位置。同时,美豆及全球大豆库存及库销比亦处于历史相对低位,从而支撑豆油及其他油脂价格。另一方面,国内油脂库存也在连续回落。截至上周,国内商业总库存57万吨,同比减少36.6%,全国港口食用棕榈油库存42万吨,同比减少30.55%,华东菜油库存19.6万吨,同比减少5.25%。”周方影介绍说。

      中长期看,周方影表示,全球油脂库存及库销比高位回落,基本面逐步从供需宽松转向紧平衡,反应到价格上就是整个油脂板块的重心不断上移。数据来看,全球植物油库销比从2014/2015年的10.40%高位回落至2020/2021年度的7.5%,中间虽有反复,但大趋势是去库存的。

      在陈燕杰看来,3月中旬以来国内外植物油的高位振荡,主要影响因素为外盘植物油,是因为国际植物油供需比国内更为紧张。“3月下旬,CBOT豆油率先阶段平仓获利,马棕产量及库存预期令盘面继续走弱,但近期马棕4月供需预期令盘面再度走高。近期的高位大幅振荡,或因国际植物油供需阶段可能有变化的担心。但4月的出口表明,国际植物油的实际需要依旧较好。”

她表示,目前国内外油脂价格的核心因素还是在于供给端。需求不错,但是供给依旧太少,即便马棕产量开始增加,但增产初期产量难以快速回升。国内外植物油价格中枢的大幅上移,根本原因还是来自于供给不足。国际油籽季产年销,只有新作增产且大量上市,当季的供给短缺才能有效缓解。

      那么,从基本面来看,未来油脂品种是否会摆脱偏强振荡的运行格局,走出趋势性行情呢?对此,周方影表示,因油脂板块的定价权在国外,未来油脂行情的关键在于外围油脂产量及库存变动情况。季节性看,3月开始马棕产量回升,6月库存有望累积,可能会给价格带来压力。美豆及美豆油方面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USDA预估2021年美豆播种面积同比增加5.4%至8760万英亩,不过单产和最终产量仍要根据后期产区天气而定。目前市场已经在交易远月油脂的累库预期,我们看到油脂远月合约深度贴水。这种情况下油脂单边大幅下行的可能性也不大,除非后期累库高于预期。

      “因此,在强现实与弱预期的博弈之下,油脂板块的趋势行情比较难看到,后面仍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周方影说。

      陈燕杰介绍说,从数据来看,6月之后国际棕油产量及库存回升预计加速、5—6月国内豆油供给预计增加库存止跌回升,国内外植物油存在阶段明显偏弱可能。但在此之前即4—6月,美豆新作面积预期、生柴政策预期存在潜在利多,国内外植物油仍有阶段偏强可能。因此,从国际棕榈油中期供需预期及国内政策调控担忧角度,国内外植物油再度走出明显趋势上涨行情的概率较小。但国际植物油非常短缺,国际逼仓担忧下,短期的急涨行情的可能性还是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