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首页 ›  信息服务  ›   市场行情
东北春播结束时 关内豆市“释”压力
东北春播结束时 关内豆市“释”压力
时间:2022-04-26    来源:粮油市场报

下周,东北春播将全面展开,大豆收购或进入迟滞状态;关内夏收日益临近,后期售豆压力或集中显现。受疫情影响,流通环节尚未全面恢复,笔者认为,东北春播结束之时,便是关内豆市释放压力之际。

近日,东北春播将全面展开,大豆收购市场将进入迟滞状态。而关内地区不足一个月将陆续“备战夏收”,受疫情防控影响,当前流通环节仍未全面恢复,压力集中点继续后移。东北春播结束之时,便是关内释放压力之际,这种外强内弱的格局短期内或难以改变。    

拍卖环环相扣   成交“内外有别”

俄乌冲突延续,使得部分国家种植和海上运输出现结构性变化;主产国大豆因干旱而减产,加剧了外盘豆类品种波动。上周中期,经历阶段性弱势调整之后,有关“印尼禁止所有食用油原料出口”的信息扩散,使得国内压榨企业增补国储进口大豆的意愿增强;而国产大豆拍卖依然不冷不热,与进口大豆拍卖“冰火两重天”。

“每周一拍”的50万吨进口储备大豆如期进行,4月22日,国储计划投放50.43万吨产于2019年的进口大豆,其底价视不同区域作了适度调整,最低为5010元/吨,最高则为5380元/吨,分12个不同价段,本轮成交39.65万吨,成交率78.6%,成交均价为5168.5元/吨,比上一轮略低25.62元/吨,成交量却增加29.74万吨。

4月29日,国储将继续投拍产于2019年的进口大豆50万吨,标的分布于福建、湖南、四川、辽宁、山东、河北。若本轮投拍底价与上轮没有太明显的变化,成交量仍会居高不下。

国储4月19日拍卖产于2018年、2019年的国产豆2.2348万吨,成交6000吨,成交率26.8%,成交均价为6122元/吨;4月21日投放国产2018年、2019年陈豆1.9805万吨,仅成交1500吨,成交率7.57%,以底价5980元/吨成交3单,两轮均为蛋白加工企业交易。从成交量看,市场需求仍以弱势占主导。

由于需求低迷,国储开始压缩国产大豆投拍量,4月26日计划投拍产于2018年、2019年的陈豆1.6348万吨,标的分布为阿城、哈尔滨。

受国际环境影响,国内豆类部分品种阶段性波动难以避免,但国储进口大豆拍卖持续进行,“保供稳价”意图明显。随着扩油料、扩大豆的政策导向不断深入和完善,加上南方菜籽收获期临近,5月底“油强粕弱”或适度改观。    

春耕春播展开   东北收购暂缓

东北各地春耕全面展开,“五一”假期过后,春播将有序进行,大豆收购会稍有停歇。国储持续收购在支撑东北大豆价格的同时,豆源得到合理分流,压力基本缓释。当前,东北产区除黑龙江东部余豆稍多外,其他地区基层豆源余量对后市已不具备压力,优等豆源剩余不足,质量分化明显,优质优价日益显现。

国储收购持续进行,入库价格除内蒙古大杨树上周由6160元/吨调整为6140元/吨外,黑龙江省内收购库仍执行6100~6200元/吨的入库价,吉林敦化保持6240元/吨不变。据悉,大多收储库收储任务接近尾声,经过近日补充,4月底或有较多库点出现停收现象。但各地贸易商库存均大幅低于往年同期,优质商品豆基本没有下行空间,不过需求也难增量,价格上涨概率较小。

上周末,黑龙江西部和内蒙古大部毛粮收购价5900~5960元/吨,部分优等或高蛋白豆源6000~6100元/吨;蛋白含量39.5%~40.5%的普通塔选商品豆主流装车价6200~6280元/吨;蛋白含量41%~42%的优质豆或塔选分离的大粒型商品豆装车价6300~6400元/吨。黑龙江东部同类豆源则低80~120元/吨,但该范围内优质豆源较少,加上运输费率较高,后市压力仍较大。

东北产区汽车外发量仍不多,受疫情防控影响,虽然道路交通状况较前期明显改观,但承运车主依然谨慎,对长途运输存在观望心理,运价难以令终端接受。各地豆源流通仍以铁路运输为主,仅部分优势区用水运。由于各地豆农忙于春耕,出售豆源较少,贸易商对持有的优等豆源产生挺价意愿,但对后市看涨信心不足,短期内东北大豆主流行情仍以稳中趋弱态势运行。    

关内夏收渐近   压力日益加剧

关内豆源除湖北产区外,苏、鲁、豫、皖疫情防控形势依然十分严竣,豆源流通迟滞。湖北油菜和大麦收获将在5月15日后陆续展开,小麦收获也将在5月25日集中展开。豫、皖、苏5月底则会全面启动夏收。随着时间推移,积聚的豆源压力将集中后移,且在气温升高后部分豆质面临劣变,价差逐渐拉大,价格乱象日益显现。

在其他产区疫情封控阶段,湖北豆区库存得到释放。随着夏收临近,持有少量豆源的收购主体积极向市场投放。“杂花豆”主流装车价6800~6900元/吨,“早熟537”在7100~7500元/吨之间,“冀豆12”主流装车价7100~7160元/吨。

在江苏南部豆区的南通、盐城、东台、大丰、泰州、兴化、淮安、宿迁等地,部分地区“防疫和流通”两不误,装车报价出现上涨。“大乳白”装车价7500~7600元/吨,“黑脐王”7100~7240元/吨,“腐豆”“翠扇”类混收“杂豆”装车价7300~7360元/吨,比之前上涨40~60元/吨;而封控较严的地市同类商品豆报价则低40~60元/吨,因装运困难,多呈有价无市状态。

河南、安徽、山东豆区有大量在沪务工人员,上周允许在沪务工人员适度返乡的消息,使得各地防控措施难以松驰。各地豆源库存释放缓慢,部分赌市豆源劣变明显升级,报价已跌至5900~6000元/吨,难寻买主,但基于装运难度较大,豆源滞留进一步加大豆质劣变程度。豆源压力后移,现行价格很难维持。上周末,各地单比重筛大豆主流报价在6500~6560元/吨之间,增压比重筛商品豆装车价6600~6640元/吨;部分区域优等豆源装车价高达6700~6760元/吨。

 “五一”小长假过后,各地持豆主体均将出现“心急”,豆市经历长期的弱势格局,“赚不到反倒亏本”的现实,让许多收购商意欲“弃豆”转入夏粮收购,这种意向将在短时间内集中体现,建议持豆主体及早谋划,尽量避开5月15日~25日这个压力集中时间点。

终端消费低迷   后市“底气不足”

产区持豆主体有一种错误认识:“疫情过后终端会有一波快节奏补库”,孰不知,终端消费并不是“等米下锅”,有不同替代源和就近调剂,加上“因疫”停工、限产以致豆源消耗大幅减量,而消耗时间延长,却让豆源转化推后从而形成压力。随着时间推移,“立夏”过后,豆制品需求更“不如人意”,加上各类进口非转基因大豆同样滞留,未来豆市价格反弹概率极低。

近日,国内港口转基因大豆分销停止向市场报价,已流入各地经销商仓中的美湾大豆净粮装车价由跌转涨,淮河以北及黄河流域各地经营商装车价均为5900~5940元/吨,较前期上涨60~80元/吨;广州向周边地市分销装车价再现6120~6140元/吨。

加拿大、乌克兰、俄罗斯非转基因大豆大多是俄乌冲突前装运,抵达国内后适逢疫情防控关键期,南北港口均有较多货源积压。天津港加拿大大豆净粮装车价6480~6520元/吨,而同类豆源在湖南岳阳港则为6520~6600元/吨;天津港乌克兰、俄罗斯大豆净粮主流装车价为6200~6300元/吨。

各类进口大豆价格始终低于国产东北和关内部分区域同等质量的大豆价格,终端需求的低迷环境难以改观,部分持豆主体认为外盘的上涨将会助推国产豆价格上行,这是一种“误读”。国产豆高昂的价格已经抑制了需求,才令加工主体增量替代。建议各类经营主体调整对后市的看涨心理,切勿盲目建仓赌市。